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视线 > 正文

【阅独】莫言《写给父亲的信》

发布时间:2015/5/26 16:42:03来源:互联网

学会享用沉默今年已有至少31名官员非正常死亡自杀半挂车【利用相机和RAW图片玩高动态HDR图片!】

触动心弦的美言榛勮嚜鍏冩シ涔︺€婅涔︿箰銆?七不出,八不归。您误解了30多年!【春节特别专题】《健康北京》“拔”去恼人之痛腌制9种辣椒食品中医自学手册之伤寒论【我解六经(上)】每日轻松一刻(5月14日午间)让你惨败的十大职场错误harryslaptimer这软件如何在电脑上合成gopro视频与数据?小米C轮融资2.16亿美金,估值40亿美元是怎么算的?高考作文黄金法则《手到病除:推拿按摩治百病》(宋书功)微信怎么买火车票微信订火车票360微信抢票王高中英语动词时态和语态专项练习题附答案今天,怀念三毛最美九句话。记得永远做自己,走自己的路,过自己的人生。交谊舞基础教学(1)2.1通脉活血汤(李同生)不贪婪少计较,及时感受幸福 千万不要按ctrl+w 二胡入門教學及演奏教程博客頂欄圖2【滚屏音畫】心爱的姑娘【音画】挽一季花落,与伊共舞纪录片(英国BBC)社会片25部修心的和尚【图文音】Word段前段后间距的设置

酒店走菜率最高的小菜—黄豆拌菠菜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前端开发,我现在会PS、FLASH、HTML、CSS,还需要会什么。?献给情人节——千年的思念【情感图文】Word段前段后间距的设置

[摘要]我的女儿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,见了爷爷,还要钻到怀里撒娇。她能想像出当年的爷爷咳嗽一声,就能让爸爸战战兢兢、汗不敢出吗?

【编者按】相比母爱,父爱显得更为深沉含蓄,总是那么不善于表达,却又无处不在。今天是父亲节,你是否已经向父亲表达过感谢?让我们一起品味莫言笔下的父爱,看看莫言是如何感恩父亲。

【阅独】莫言《写给父亲的信》

大:

自从家里安装了电话,再也没有给您写过信。最近刚写完了一部名叫《四十一炮》的小说,胡编乱造的故事,与家乡无关,更与村子里的叔叔大爷们无关。自从在《红高梁》里使用了村子里人的真实姓名惹得人家不高兴后,我汲取了教训,再也没有犯这种错误。今年春天北京闹“非典”,我们被封闭了三个月,憋得慌,很想回老家去,但听说从北京到山东的人,先要隔离半个月,怪麻烦的,只好罢了。我知道麦子已经收割完毕,家中已经吃上了用新麦子面粉蒸出的馒头了吧?我们在这里吃的面粉,都是陈年麦子磨的,其中还添加了增白剂什么的,白得发青,不好吃,没有麦子味。想起老家的馒头和大葱我就想家。北京的大葱也不好吃。北京管什么都不好吃。北京的大蒜也不够辣。这次闹“非典”,山东一例也没有,我坚信这是吃大蒜吃的。昨天高密的王大炮来了,扛来了半麻袋大蒜,紫皮,独头,辣得很过瘾,“后娘的拳头独头蒜”。他说前几天去看过您,说您身体很好,我们很高兴。中午包饺子给他吃,白菜猪肉馅一种,胡萝卜羊肉馅一种,都很饱满,煮出来白胖,小猪似的。捣了满满一臼子蒜泥,我捣的,加了酱、醋、香油,味道真是好极了。

大,我们家那盘大石磨还有吗?千万保存好,别被人弄了去。将来找个石匠琢磨琢磨,支起来,买头小毛驴,拉着,磨新麦子。石磨磨出的面粉,比机器磨磨出的好吃。高密火车站前,有一家卖石磨火烧的,面特别硬,很好吃。但我知道他们使用的面不是用石磨磨的。将来咱们自己磨。还有那柄腰刀,可别当废铁给我卖了。我听俺爷爷说那刀是毛子扔下的,也许杀过人的。我前几年回家,跟俺二嫂子要那把刀,她说不知道让大藏到哪里去了。我记得咱家还有两把铁锏,很沉,就是秦琼使用的那种武器,后来就见不到了。听说是被一个表叔拿去了,还能找回来吗?在,您帮我安一把小锤吧,这里有核桃,我要用小锤砸核桃吃。

前几天父亲节,我写了一篇小文章,题目叫《父亲的严厉》,写得不好,但还是抄给您看看:

上世纪六十年代,父亲四十多岁,正是脾气最大、心情最不好的时候。在我们兄弟们的记忆中,他似乎永远板着脸。不管我们是处在怎样狂妄喜悦的状态,只要被父亲的目光一扫,顿时就浑身发抖,手足无措,大气也不敢再出一声了。父亲的严厉,在我们高密东北乡都是有名的。我十几岁的时候,经常撒野忘形,每当此时,只要有人在我身后低沉地说一声:你爹来了!我就会打一个寒战,脖子紧缩,目光盯着自己的脚尖,半天才能回过神来。村里的人都不解地问:你们弟兄们怕你们的爹怎么怕成这这个样子?是啊,我们为什么怕父亲怕成了这个样子?父亲打我们吗?不,他从来没有打过我们。他骂我们吗?也不,他从来没有骂过我们。他既不打你们,也不骂你们,那你们为什么那样怕他呢?是啊,我们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怕父亲。我们弟兄们长大成人后,还经常在一起探讨这个问题,但谁也说不清楚。其实,不但我们弟兄们怕父亲,连我们的那些姑姑婶婶们也怕。我姑姑说,她们在一起说笑时,只要听到我父亲咳嗽一声,便都噤声敛容。用我大姑的话说就是:你爹身上有瘆人毛。

……

我父亲今年已经80岁,是村子里最慈祥和善的老人。与我们记忆中的他判若两人。其实,自从有了孙子辈后,他的威风就没有了。用我母亲的话说就是:虎老了,不威人了。我大哥在外地工作,他的孩子我父母没有帮助带,但我二哥的女儿、儿子,我的女儿,都是在他的背上长大的。我的女儿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,见了爷爷,还要钻到怀里撒娇。她能想像出当年的爷爷咳嗽一声,就能让爸爸战战兢兢、汗不敢出吗?

后来,母亲私下里对我们兄弟说:你爹早就后悔了,说那些年搞阶级斗争,咱家是中农,是人家贫下中农的团结对象,他在外边混事,忍气吞声,夹着尾巴做人,生怕孩子在外边闯了祸,所以对你们没个好脸。母亲当然没说父亲要我们原谅的话,但我们听出了这个意思。但高密东北乡的许多人说,我们老管家之所以出了一群大学生、研究生,全仗着我父亲的严厉。如果没有父亲的严厉,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,还真是不好说。

本文摘自《作家文摘》2003年第64期

莫言简介

【阅独】莫言《写给父亲的信》

莫言,原名管谟业,山东高密人,首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。他自上世纪80年代以一系列乡土作品崛起,充满着“怀乡”的复杂情感,被归类为“寻根文学”作家。代表作有《红高粱》、《檀香刑》、《丰乳肥臀》、《生死疲劳》、《蛙》等。

 

 
[责任编辑:arronyao]


富丰君御

富丰君御



广告栏
焦点图
点击排行
不存在相应的目录